蘑菇没有菌盖

你的心有一半是晴朗的

蓝莓点心胡萝卜花

 

中午12:10,教室基本上没什么人了。

食堂一升到初三,每回去打饭的人都是三三两两。不同时段的吃饭人群把打饭的洪流错开(一阶二阶三阶一模二模的中午除外)。整个食堂格外清闲。

一边穿过长而曲折的校道一边手捧政治书开始背,下午默写。很诧异于自己不用看路也安然无恙。丘鑫不屑,把书一抖,说,走几千遍了,看什么路。

哪有几百遍。我说。

一天五六次,一个星期六天,减掉下午,一个星期就三十多次了。鑫哥计算道。

哦。

在食堂,吐槽是永远不会被停止的。当我们正为新来的监控和从没见过的菜单大肆论道时,二嫂正苦闷于饭菜为何突然涨了两毛;而坐在电视机前正吃饭的十四班突然爆出一阵惊叫;此时黄彤走进教师饭堂,勾走了一个打饭阿姨,引得一条队伍无声哭号。

历史老师说,早饭很贵的,恩僭(体育老师)你要珍惜。(恩僭说,我有扩音器我任性。)

我说,食堂的早餐面包无论底面面积还是价格都跟哈根达斯愈来愈像。只是这味道和用料还相差甚远。阿姨你对得起人民么?

而张伟民说,阿姨,一盘炒面。

完败。

随着时光流逝,食堂工作人员的听力也跟我们的视力一般,跌的拼拎乓啷。不,他们的听力一向如此。

某年某月某日我踏着倦怠的步伐去打早饭,是个年轻的小伙子。

我说,一盘肠粉。

他看也没看我一眼,撑着桌面望着天花板,说,没有炒饭。

我只好又说了一遍,一盘肠粉。

他也还是看也没看我一眼,说,没有炒饭。

我真的生气了。

于是我大喊:“一盘肠粉!!!”

“……….”左边的大叔立刻笑成翔。

气死我了。

午饭永远是自己买,晚饭永远是别人帮买。这就注定你会和一些跟你八字不合的菜在饭碗里相遇,然后斗争。最后一个进垃圾桶一个去洗碗(当然我不是进垃圾桶的那个),从此各不相干。

有人说这过程好像在谈恋爱。

呵呵,我报以白眼。

但如果运用一下这个比喻,小学食堂就是我们的初恋。

我说,我小学在豆包里吃到过一个草莓。

历史老师说,小学饭菜里有铁丝。

然后路人甲说,我小学回家吃的。

同学们,对于这种没吃过苦的人,我们不要对他报以同情。

路人乙此时又冒出来,我小学有蓝莓点心。

小学待遇好的人你们不妨去死一死。

于是又在某年某月某日,我又去食堂打饭。

大叔十分热情,小姑娘想吃什么啊?

我问,有什么可以吃的?

大叔说,胡萝卜蒸鸡啊。

我问,还有吗?

大叔说,有啊,粉丝啊,里面有胡萝卜和鸡蛋哦。

我不满,有别的吗?

大叔想了一会(事后我一直很好奇他为什么不回头看一下)说,还有白萝卜。

全是萝卜啊。为什么不雕一条胡萝卜龙啊?!

还有鸡块啦。大叔耸肩。

好吧。

我挫败的要了鸡块和粉丝,在身后大叔热情的“See  you”下滚回自己班。

还是初恋好啊。

食堂里的小卖部好像什么都有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。

绿茶奶巧克力奶酸奶永远大卖。我依稀记得某次出了木瓜奶,销量惨淡。

我想大家一定是误会了它的功效。

其实它只是一瓶无辜的奶。

关于喝牛奶,大家都无所谓。

二枣子说,一瓶绿茶奶,要吸管。

瘸儿说,酸奶原味和草莓味好像没有区别啊?

激昂哥说,诶呀,酸奶那层盖子撕下来后要舔一下的。

而小卖部阿姨说,洗洁精买完了。

队伍中走了一半的人。

洗洁精,又是洗洁精。

在学校里,有洗洁精的,总是要像那被剥削的穷人,要被榨干汁水的感觉。那没有洗洁精的,反倒像清朝时中法租界的白人,大肆扫荡。

欸,这年头。

某年某月某日,我借给某个男生一瓶刚买的洗洁精。满满一瓶的哦

但它离我而去之后毫无音讯。

两个星期后,当我再次打开饭柜时洗洁精又回来了。

我欢喜的打开,全是水。

还是满满一瓶。

真会用啊。

总复习开始时,骆健毅同志贴心的发了一张复习计划表,然后贴心的说:“要写完(写的满满的)哦。”丘鑫看着上面的时间段撇着嘴。

“早饭、午饭、晚饭、夜宵,全都押着饭点。活不活了。”

逗比现咆哮着,把头摔在桌子上。

“吃个P饭,喝八宝粥,吃王老吉,华新豪华套餐,总有一款适合你。”

“不就一款?”

“哪有?八宝粥+农夫山泉,加多宝+农夫山泉,农夫山泉+农夫山泉……..”

“停、停,你自个玩,我吃饭去了。慢慢玩,啊。”

“喂!回来啊,骆老师说没写完不准走!喂!”

食堂里总有一种让你格外恼怒的现象。

你去打饭,好好的一条队伍,是吧。

好,打着打着,突然,一个名叫“打饭阿姨/大叔”的人就不见了。

好,你认了,毕竟不是一两次。

于是你就到另一条队里。

然后你又发现这“另一条队”里的“打饭阿姨/大叔”也不见了。

好,很好。非常好。

可恨啊!!!!!!!!(掀桌)

谁干的?站出来!!!!

食堂的菜谱也被更新了。

我扫了一眼。

恩,我只见过蒸蛋。

但貌似还有“西红柿炒蛋”和“番茄炒蛋”。

这是两个菜?!(深沉脸)

“那就尴尬了。”鑫哥说。

激昂哥说,食堂迟早会有一个菜叫做“土豆炒马铃薯”。

历史老师说,我得吃面了。

张伟民说,阿姨,要根鸡腿。

张恩僭说,谁让你们这些体困班的人五点半前吃饭的?!

快跑!!

评论